批驳瑞典错误言论、与日本大使隔空舌战、上欧美直播节目,中国外

www.lilai99.com

2018-10-05

越来越多外交官愿意面对镜头当然,中国外交官不仅要说出来,更要说得好。 国际社会目前还是西方社会的主场,在国际传播过程中,是继续用中国人自己的惯用概念和表达,还是用本土化语言来产生更多的共鸣?比如,桂从友以瑞典人身边事实来反驳所谓警察无过错论。 他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据我们了解,2011年11月,瑞典南部城市布罗斯也发生过一起类似事件。

当时受害者是一位瑞典公民,肇事警察被认定为渎职。 以此显示瑞方在处理类似事件上的双重标准。

此外,就是用驻在国听得懂的话。 比如,在向英国观众解释中方为何坚决反对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时,刘晓明大使将日本军国主义比作是小说《哈利·波特》中的大反派伏地魔,并引用了英国前首相丘吉尔的名言忘记历史的人注定要重蹈覆辙。 外界注意到,过去中国外交官往往通过接受外国媒体书面采访的形式来表达中方立场,如今越来越多的中国外交官愿意面对镜头,甚至上直播节目。 这是对中国外交官的心理素质及临场应变能力很大的考验。 要知道,与国内某些问政节目首先、其次、然后、最后的慢条斯理不同,欧美国家媒体的专访节奏要快得多。 这些主持人、记者往往都是经济、法律领域专家,知识储备丰富,往往能够迅速抓住对方破绽来拷问嘉宾,甚至让嘉宾下不了台。 比如,瑞典记者就围绕中国游客有错在先、瑞典警察没有错、中方是否小题大做等问题频频向中国大使提问。 再看英国广播公司主持人与刘晓明的问答过程。

10多分钟内,双方共有近30个问答来回。 刘晓明往往回答了几句话就给主持人打断,要么是继续追问,要么是转换话题,没有空档期。 而刘晓明的回答也直截了当,你这种说法不正确,因为……。

这种高强度的脑力对抗,对于外交官的要求,无论是驻在国语言的熟悉程度,还是对我国外交政策的掌握程度,甚至身体素质,都提出很高的要求。 对于中国外交官频频发声,有些西方媒体用了aggressive一词,认为中国外交官具有侵犯性。

这种说法是不恰当的。

因为中国对于国际争端的态度没有改变,变的只是维护国家利益的方式。 换句话说,中国主张的还是这些东西,没有增加一星半点。

只不过对于别人的无理企图,我们有了更多、更有效的应对手段与底气。 究其原因,中国外交官之所以腰杆更挺直,背后有一个日益强大的祖国。